孤獨的流浪寫手,四處創作,四處在各個cp中旅行著,另外,偶爾畫畫會發生暴走情況發生,還請多多介諒

【All出久】灰色地帶(四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终于考完期中考了,开心(≧∇≦),虽然还没忙完美宣组的事情啦(而且又增加工作了QUQ)…,还有不好意思啦,让各位大大久等了,我来发文了!!!!!(≧∇≦)

  本文为AU/OOC向,另外,有原创角色出现,若有兴趣的话,可以先阅览本文设定来理解呦~

  喜欢的话,还请记得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,ㄎㄎ

  有興趣的,可以自尋配一下BGM:BTS-DNA

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

“你在说谎,小鬼。是那些小孩弄的吧。”

  死柄木紧盯着对方身上的伤口,开始判断伤口的严重性,及打算怎么处理那些傢伙

“…”,绿谷顿时沉默不已,视线也不停地漂移,不敢与对方有太多的眼神接触,深怕再多说什么会发生事情一样

  他走向前拉近与出久的距离,直到两人之间,只剩下差不多一个手臂长度才停下来,并蹲下身与他平视,“绿谷,看着我,还有说出来。”

“对不起,我是说谎没错...,但请不要找他们麻烦,反正我也习惯,他们只是因为我没有「个性」,和看起来好欺负才这样的,不过没关系的,等到我有「个性」一切就不会一样的,何况他们也被阿姨她们修理一顿跟向我道歉了,好吗…”,出久最终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,不过他并没有透露他们被处罚,是因为他刻意叫出人假装有事需要帮忙找阿姨,然后在他们欺负他时,阿姨就这么顺理成章发现他们的行径。出久想这样地牺牲其实不算什么,反正这阵子他们也不敢来找自己或其他小朋友麻烦了

“好,但我不喜欢你向我说谎,答应我不要有下次”,他伸出手像是对待珍宝般,小心翼翼地抚上绿谷那柔嫩的脸庞,眼神也变得些微温柔,让眼前的人跟着心软了

“我答应你,大哥哥。”,然而,这世界并非如此美好不是吗…,只是他始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,即使自身非常清楚不该沉沦的,但现在的他能做的,就是伸出其中一手覆盖住对方抚上脸的手,眷念着那只大手所传递而来的温度,暂时遗忘这个遗弃他的世界和一切....

“好孩子”

  然而,他们万万没想到的事,他们能再次见面已经是微乎其微的机会了...,与死柄木道别后,出久便赶紧回到育幼院

  过一阵子后,这时的他,也已经迈入五岁了,这个数字也像是在提醒般,他的「个性」始终没有觉醒的迹象,又加上他是个孤儿的缘故,大人们或是其他人,他们的目光,更是加深对他的同情或是嘲笑,令他快喘不过气了...,而一直在他身旁的出人也察觉到了,就在某天晚上,他叫起了出久,跟他偷偷到育幼院内的礼堂内...

“我会保护你的,小久”

“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

“因为...”

“因为我的「个性」始终没有觉醒吧…”,月光悄悄地洒落在出久的身上,此时的表情,令人摸不着头绪,无法得知出久现在的心情是好还是坏

“不,我不想让任何人利用你的弱点来伤害你,这次换我来保护你,出久,就像当时我失控时,你对我的一样,我是不会放手的。”,他伸出手,静静的等待对方把手也伸来牵住自己,原本站在一边的出久,也因为对方的话被打动了,泪水也不听使唤地从眼眶中流下

“好不甘心...,呜..,小出,为什么,就只有我…”,他牵起出人的手,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断地哭泣,平日的伪装,就在这时卸下了

“我向你保证,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汗毛的”

【All出久】灰色地帶(三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本文为AU/OOC向,另外,有原创角色出现,若有兴趣的话,可以先阅览本文设定来理解呦~

  喜欢的话,还请记得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,ㄎㄎ

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

  在无尽的空间内,无数的黑影不断地围绕着他,不停的向他念念有词...

「好可怕啊...,那个孩子...」

「就是说呀,简直就是个怪物」

「真是想不到他的父母,竟然是因为他的「个性」害死的,他们真是可怜」

「他们一定很后悔生出他吧…」

“够了!!!呼...”,当他张开眼睛时,才发现这一切只是梦境罢了,然而这些话,就跟那些大人看待他时的眼神是一样的...。

“呜...,怎么了吗?出人。”,原本在一旁熟睡的出久,因为出人的惊动声音而被吵醒了,他揉了揉眼睛,一边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背试图安抚情绪

“小久,我的「个性」是不是很可怕...,就跟怪物没有什么两样...”,老实说,出人至今仍感到意外,没有人敢愿意靠近他,就除了眼前的小久除外,回想起初遇的情景,那人竟然毫不犹豫抱住他,一点也不害怕他可能攻击他的可能性,令他真的很高兴,因为他是除了父母以外,第一个人敞开心胸对待他的人

“不管要我说多少次也行,不会的,出人,那是他们不懂你的好!”,出久抱住对方回复道,通常他这么做时 ,出人回去睡觉会比较安稳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!告诉你一件秘密,我听阿姨他们说,我妈妈也和你一样,「个性-念力」,而且她利用她的能力救了我,所以你也可以的,小出。 ”

“那我要成为专属拯救小久的英雄!”,出人趁眼前的人一个不注意,便把头埋进怀中害羞地把内心话说出来

“英雄是不会拯救一个人的,小出。”

“我才不管呢,呵呵,那么就这么说定了,晚安,小久!”

“呜,好吧,晚安,小出。”说不过对方的出久,只好顺着他的意去了。两人便在寂静的夜晚当中,继续入睡了。





  在与死柄木相遇那次过后,出久定期会使用呼叫器来找对方,两人便会到没有什么人烟的地方坐下来聊天,就好比今天这样...

  死柄木一脸严肃地盯着他脸上有些地方瘀伤,“那事怎么回事,出久”

“没什么,只是跌倒受伤而已,大哥哥。”,小出那边,他还可以解决,但到大哥哥这边后,就比较麻烦了,不能让他知道他脸上,甚至是还没有被发现身上的伤,是被其他的小朋友给欺负而来的

“你在说谎,小鬼。是那些小孩弄的吧。”

【All出久】灰色地帶(二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本文为AU/OOC向,另外,有原创角色出现,若有兴趣的话,可以先阅览本文设定来理解呦~

  喜欢的话,还请记得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,ㄎㄎ

--------正文---------


  阳光在两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悄悄地洒落在彼此的身上,就在他快要因为阳光过于刺眼看不见时,那小鬼头的表情尽如此的悲伤。死柄木想说点什么,来安慰对方时,突然之间,前方传来「啪」的一声,眼前的人递来被掰成一半的双冰棒给自己,示意他赶快吃。

“这给你,我们一人一半吧!还有大哥哥,我叫出久,你呢?”,出久为了避免在继续尴尬下去,赶紧试图换个话题,也暗自苛责自己怎么会说出那些呢… ,明明不想再依赖他人不是吗…

“…谢谢…”,默默地接过冰棒的死柄木,有先不好意思的小声地道谢,也引起一阵笑声,原本还有先尴尬的氛围也减缓了不少

“不用客气,大哥哥”

“死柄木吊,我的名字,小鬼头,你想要觉醒「个性」吗,我去拜托老师,他一定能帮你的,只要你跟我走,出久。 ”

“谢谢你,大哥哥,但我还是想自己试着努力看看,时间也不早了,我得走了,阿姨他们会担心的,另外,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?”

“会的,小鬼。这个给你,需要我时,就按下它,我就会来找你的,出久” ,从口袋中掏出黑雾制造的呼叫器给他。

  他并不会后悔就这么平白无故,把它给这认识不到几个小时的出久,甚至觉得他未来或许可以跟他一同亲眼目睹,这个世界将不再有那些「虚伪的英雄们」了...

  出久像是对待珍宝般,小心翼翼的把呼叫器收进自己的口袋内,甚至“我会小心地收好的,那么再见了,大哥哥!”

“再见,小鬼”

  他站起身,默默地目送出久离开,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,才转身离去...



  黑雾就和以往般,不疾不徐的擦拭手中的酒杯。 「咔啦」,老旧的店门发出沉重的声响,这个时间就只有一个人会出现,那就是死柄木,“欢迎回来,死柄木。话说,你怎么不用呼叫器呢?”,对于平日不太喜欢与他人有太多接触碰面的死柄木,竟然不像往常一般,用呼叫器叫他传送回来酒吧,令他觉得有点惊讶

“送给一个很有意思的小鬼去了。他的眼神很特别,就和我们一样,未来将会是我们的一大助力也说不定”

“哦,是吗。那还真是难得呢,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老师说他的事情。”

“再等等吧,还不急。何况,首要的任务还是..…欧尔麦特”,死柄木随手抄起一旁的匕首,狠狠地掷向钉在墙上,脸被画一个红色大叉叉的欧尔麦特的照片,那把刀刃更是分毫不差命中脸的中心

【all出久】灰色地帶(一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了,各位大大們,因为楼主近日要忙美宣组(负责帮忙道具制作等工作),和一些迎新要参加、期中考的准备,以至于更文时间目前是不确定的,还请多多借谅,也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!我会继续加油的(≧∇≦)

 
  本文为AU/OOC向,另外,有原创角色出现,若有兴趣的话,可以先阅览本文设定来理解呦~

  喜欢的话,还请记得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,ㄎㄎ

--------正文---------

 

女子吃力地护住一旁坐在安全座椅上,正不断哭泣的婴儿,就在几分钟之前,他们的车子遭受对车迎面而来的撞击,使他们翻车,深受重伤。

  她看向驾驶座的位置,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丈夫,就连自己也身负重伤,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内心更是充满着无尽的哀伤还未能说出口,也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“出久...,你一定要把爸爸妈妈的分...,也一起努力的活下去,我的孩子...”,她与出久做完最后道别的瞬间,利用仅存的力量,施展个性「念力」 ,把他移到安全的距离等待救援。

  确定出久安全后 ,那双注视着出久的瞳孔,也渐渐地黯淡 ,嚥下了最后一口气,但却有些不甘心,因为无法陪着孩子一起成长....  。

  他才刚与地面接觸没多久,两辆车也发生爆炸,开始燃烧了起来.... ,什么都没留下般的燃烧着......




  几年后, 炎炎夏日的街道上,仍还是有不少人走动,有着一头墨绿色头发的小男孩,正吃力地提起有些沉重的袋子,朝育幼院方向走去,“呼...,清单上的东西应该都购买完毕了吧...”,出久掏出口袋的清单,想要再次检查是否有遗漏东西,却也把里面的零钱洒落一地,正当要捡起那最后的铜板时,一时的不注意,钱被他弄到了一旁的漆黑巷子内...

“呃…,糟糕!”,他赶紧拉了拉袋子,快速的往巷子内走去,也在同时看到一名男生,颓废的坐在那一动也不动。

死柄木靠坐在墙壁一处,望向人来人往的街道,他的眼神,就只有一片死寂和绝望,就在这时,一枚铜板滚到了脚边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。”

  是一个小鬼头呢…,他看了一眼对方,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反正他一定会被他的外貌,甚至是「个性」吓的落荒而逃,就和「那些人」一样. ..。结果,意想不到的事,是出久并没有离开,还静静的站在那观察他。

“大哥哥,你没事吧?”,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股感觉,想要去帮助他,有那么一瞬间,他更是觉得他们有着相同的,那股名为被世界所遗留下来的人的气息...

“喂…,小鬼,为什么不赶快走呢,你难道不害怕我的外貌和能力吗…”,随手抓起一旁的石头,发动「崩坏」,下一秒,手中的東西,化成尘埃四处飘散。

  那小子应该被吓跑了吧,正当这么以为时,“哇!这样的「个性」实在是好强呀!为什么我需要害怕你的能力和外貌呢,何况...,自己心里也很清楚,应该是「无个性」没错,老实说,真的好羡慕,大哥哥。 ”

  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中,透露出了一丝快让人察觉不出来的哀伤,不禁令死柄木感到有些讶异,“小鬼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”,他紧紧盯着他说道

“医生爷爷说,我可能因为那时车祸,父母的双亡,而导致心灵上的创伤,无法觉醒「个性」…”

“但还是有机会不是吗”

“医生爷爷也是这么说的,但我更觉得是在安慰和想要隐瞒事实,他们以为我不知道,一般孩童觉醒的时间就是四岁左右时这事...,而我已经四岁了,甚至再过不久,就要迎来五岁生日了,大哥哥。”

【all出久】灰色地帶之設定(AU/OOC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本文为AU/OOC向,另外,会有原创角色出现故请小心慎入。

预计,第一章将会在晚上发文(或許吧~( ´▽` )ノ),喜欢的话,还请记得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! (≧∇≦)

灰久的设定:

  还在襁褓中的出久,在一次的车祸当中,父母双亡仅剩他一人活下。六岁左右前,出久是生活于孤儿院内,之后才被绿谷夫妇收养,与一般的孩童相比起来,内心相当早熟,唯独碰上欧尔麦特和英雄的事情时,才难得露出纯真的表情 ,但因为「某些事件」过后,逐渐黑化。

性格:

  早熟,深信这世界上的事物都是一体两面,很少有绝对的正面或反面。时常会压抑自己的情绪,和看淡身旁的事物,和之后觉醒的「个性」有关联。

个性:

  「无个性」→「感应预知」,在参加雄英入学考试前的十个月才觉醒,能够心灵感应(不只是能够知道对方内心的想法,也能藉由碰触物质等东西,来回溯事件的状况),及预知。

  十分擅长体术及枪械操作,来弥补自己的性格不足的地方,但平日并不会特意展露。

前言:

“你愿意成为我的那道光吗,出久…”,有着一头蓝灰色头发,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男子询问道。

  他只是走向前,静静的抱住对方,「与其当那到遥不可及的光,一同坠落黑暗或是拉到身边还比较真实」,他知道就算不说出口,对方也一定能理解所要表达的事情,就好比现在。

彼此的鲜血,正逐渐染红彼此还未染到的衣物,对于他们来说,片刻的独处变成了一件奢侈。

【原創】Where is the love ? Here it is !(極短篇)

作者有話要說:

本篇為感謝粉絲文,以及此指定CP是【Mike/Ben】,希望滴答(≧∇≦)及各位會喜歡。

喜欢的话,请记得用力按下喜欢跟留言给我吧!谢谢(≧∇≦)

------正文------


  Ben感到很头痛,因为自从白宫与首相丧礼的危机事件后,Mike对于自己的保护更是严谨,甚至有种快喘不过气的感受。

  他叹了口气:“唉,Mike。你可以过来一下吗?”,Ben放下手中的文件,望着他走到面前。

“怎么了吗?Ben。”

“有件事情,我想跟你商量一下,Mike。关于近日的保护状况。”, 眼见对方皱起眉头,神情更是严肃,令Ben更是觉得一定要谈此事,Mike实在太过于保护他了!

“Ben,你是觉得哪一个点有疏失吗?”,他回想近日的状况是否有漏洞,甚至打算等等一有时间,要召开紧急的小组讨论,重新检讨安全防护,与人员上的调度问题。

  正当他陷入沉思时,一旁的Ben不禁叹了口气,“你做的很好,Mike。唯一的缺点就只是太过头了。”,他牵起比自己大上许多,且带有茧却相当温暖的手掌,试图分担他的焦虑。

“太过头...。Ben,你是一名总统,自然要加强保护,不能差一点错,更何况第二次了...,让他人从我的身边下带走你。”

“但你不是每次从敌人的身边把我救走吗,再说让你的手下们稍微放松喘口气,不是也挺好的。”,说的这,原本握住手掌的力道更是加深,像是在抚慰心灵般,确实对Mike相当有用,只见原本一脸心事重重的他,表情舒缓了不少。

“但...”

“那至少,下班时我们三人的电影之夜或独处时光不需要太多人吧,你能保证吗?”

“我保证,Ben。”,Mike趁着对方一个不注意,亲吻那柔软的唇,其實这样也满好的。


FIN

【原創】 一滴の影響 (2) (主欧出/all出,AU/OOC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还有喜欢的话,不要忘记用力按下喜欢和留言给我吧!谢谢(≧∇≦)

【附注】:考究党请小心慎入,因為作者智硬,所以还请多多谅解。 ( ´▽` )ノ

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

  他哭了,因为他的「个性」一直迟迟未觉醒,使得他人对待他总是保持着安慰和异样的眼光,就连刚刚因为保护别人,而被小胜欺负的事,更感到哀伤。

  所有人都离开公园,就独留他一个人在那,正当要爬起身时,一名身穿黑衣,带着黑色圆帽的男子走了过来,虽然岁月使他的面容老朽,但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,令任何人感到无比畏惧臣服于他的脚下。

「这位小弟弟你没事吧?」,男子伸出手拉了绿谷一把说道。

「谢谢你,先生。我没事。」

「可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是这样喔,或许说出来,心情会比较好」

「我的【个性】一直没有觉醒,大家对都保持着异样的眼光...」

「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你,小弟弟。」

「不了解我?」

「是的,那是因为他们都只想着自己和欲望,然而你并不一样,小弟弟。虽然迟了点,你叫什么名字呢?」

「绿谷出久,那么先生呢?」

「暂时无法透露,不过可以称呼我为老师。」

「 我非常期待你的成长,綠谷。」


【啾啾...啾啾】,鸟鸣声不断地传进屋内,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洒落下来,原本沉睡的绿谷也正逐渐清醒...

“呜...,还是那个梦呢…。”


  AFO看着照片中,原本还只是个小孩,现在已经成了少年的绿谷。他可是非常期待他的成长,原本当时只是路过此地,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一个相当不错的收获,对于现在急需要跟治愈,生命有关「个性」的他来说,实在是好不过了,虽然按照他的推算,绿谷的「个性」刚觉醒没多久,能力也还未在使用的状态下,显的不太稳定,但相信只要锻炼的好,那样「个性」,在某些方面是可以轻易地压斩他人的。

“绿谷,我可是非常期待你将会有一番作为哦,呵呵”

【原創】 一滴の影響 (1) (主欧出/all出,AU/OOC)

作者有话要说:

  本文为AU与OOC向,及原创角色出现,还请小心慎入。

  另外,此文设定中,绿谷有第二个「个性」,也就是本身的「个性」,至于觉醒时间和能力将在文中叙述。

  还有喜欢的话,不要忘记用力按下喜欢和留言给我吧!谢谢(≧∇≦)

【附注】:考究党请小心慎入,因為作者智硬,所以还请多多谅解。 ( ´▽` )ノ

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

  欧尔麦特一直以为能把他的「个性」传承下去的事,成功机率会是微乎其微,直到他遇到绿谷出久后改观了。或许这个世界上,还是有不顾自己性命安危,也拼命地拯救他人的无私英雄吧,从绿谷少年的身上,他看到了希望与未来。

  然而,心中总是有股莫名,就连他也说不出来的感觉挥之不去,而这个源头正是绿谷。

  相对的,他也一定万万没想到,这件事将会在不久的未来引发轩然大波。

  进入雄英高中有一段时间的绿谷,不只是开心能朝着梦想迈进,交到朋友等,最重要的事,是能够跟所憧憬的英雄欧尔麦特学习,令他真的很幸运。

  想到这,不禁令他露出笑容,一旁与他用餐的欧尔麦特也察觉对方的行为,“绿谷少年,有什么事情好笑的吗?”

“啊,欧尔麦特,没什么,就只是感到很幸福,有这个机会遇上你和大家...呜啊,我在说什么啊,我”,一不小心就把内心的话都老实坦诚的绿谷,顿时,害羞地眼神开始往地面上漂移。完蛋了,竟然在欧尔麦特的面说出来,呜呃…

“哈哈哈,没事的,这样的想法很好啊!不用感到害羞,绿谷少年!不过,有件事情我想询问你,这阵子有什么奇特的事发生吗?”,放下手中的茶杯,为了避免对方会多想,便装出平淡无奇的样子随口提问,希望那只是他的多疑就好了...

  他左思右想,但还是没有奇特的地方,唯独最近一直梦到一个同样却有些模糊的梦,勉强判定的话,那是关于小时候的事情,“奇特的地方?嗯…,我想是没有的,最近就只有常梦见小时候的事而已,但满模糊的。”

“梦?那还记得大致的内容吗?”

“嗯…,对不起,不管怎么回忆就是想不起来,不过,要是梦到的话,会马上跟欧尔麦特说的。时间不早了,下午的课快要开始了,那么我先走一步了。 ”

“我明白了,赶快去上课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  送走绿谷离去后,下一秒,欧尔麦特的神情顿时面色凝重,他起身走到窗户旁,严肃地眺望远方,有那么一瞬间,原本无法平复下来的内心,在对方的话语下平静了,甚至是身上的伤口,所带来的疼痛感也减轻不少,难道说,绿谷少年其实是有「个性」的 ,但因為多種原因,導致他的「個性」比他人更慢覺醒,那會是什麼因素呢…

【原創】三次他被当成他的私生子,一次没有 (主欧出/all出,AU/OOC)

作者有話要說:

  此梗为轰在体育祭时,私下与绿谷少年的对话(你们懂的,呵呵),然后有感而发所写的,不过作者跟绿谷一样啊,对方怎么会联想到那啊!哈哈哈XD

  还要喜欢的话,不要忘记用力按下喜欢和留言给我吧!谢谢(≧∇≦)

【附注】:考究党请小心慎入,因為作者智硬,所以还请多多谅解。 ( ´▽` )ノ

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


  绿谷紧张地看向眼前,把他私下找来谈话的轰同学。轰同学找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吧,要不然面色也不会如此凝重。

“相较于其他同学,欧尔麦特对待你总是非常不一样,甚至是特别关注你。你是他的私生子吧,绿谷。”,以为将要迎来沉重开端的绿谷,却因为对方错误的联想,内心十分无言跟安心,至少在还未公开欧尔麦特与他为师徒关系,甚至是下一任「one for all」继承人前,没有人想到这真是太好了...,不过私生子实在是太夸张了啊,这样我以后要怎么面对欧尔麦特啊!!!

  好不容易解释他们并非那层「关系」,和把该说的话讲完后,绿谷这才松了一口气目送轰离去,不过是不是他的错觉啊,为什么轰离开时,眼神还是有种「我还是觉得你是他的私生子」的感觉...,果然一定是太累的缘故,还是赶快去休息吧。


  某日的中午,一如往常般食堂仍是人山人海的情况,绿谷一行人顺利的点到要吃的午餐后,找了个位子开始用餐。

“呐,绿谷,我之前就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一下。”,飯田确认四周不会有人注意他们的对谈,才安心的放下手中的饮料

“当然可以啊,怎么了?”

“你和欧尔麦特,是不是父子关系啊..?不是说父母的「个性」会继承在孩子的身上吗,你们的个性,能力都那么相向。绿谷你一定很辛苦吧,毕竟爸爸是如此强大的英雄,可以相处的时间也微乎其微,甚至因为担心你的安危,更不能透露你们两的关系,这实在!!”,对于饭田的话,绿谷只有满满的无助感和困惑,为什么他想到那啊,轰同学就算了,就连饭田也是,完蛋了,一定是他用错方式入学了,要不然怎么接二连三有人这样问自己。

  一旁的丽日则是忍不住喷饭,开始大笑起来,“对不起,但我真的忍不住,哈哈哈哈。”

“饭田,你误会了,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,是你想太多了,「个性」这方面可能只是巧合而已。 ”

“咦?真的吗,那真的不好意思,绿谷。是我誤會了。”,饭田立即站起身向绿谷鞠躬道歉。

“饭田,没关系的,还有赶快坐下吧!大家都朝我们这边看了!”

“哈哈哈哈,对不起,太好笑了,哈哈哈”


  死柄木紧盯着视频内的影片,内容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其中​​更是不放过任何绿谷出场的画面,影片一结束,他转头看向黑雾说:“黑雾,你觉不觉得这小子是欧尔麦特的儿子呢?”

“既然是从你的口中得出的,那么他们两绝对不是父子关系,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“你这什么意思,什么叫从我的话说出来!!”

“没什么。没事的话,赶紧继续下一个计划吧,时间是不等我们的。”

“说的也是,得赶紧继续才行。”


  终于有自己的时间的欧尔麦特,当然二话不说跑去找他的学生,绿谷,不得不说作为他的老师,没有时时刻刻待在学生身边指导,实在说不过去

“哈哈哈哈,绿谷少年,有一段时间没有两人相处了呢。”

“是啊,欧尔麦特。”

  见到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,欧尔麦特便询问说:“怎么了吗,绿谷少年?”

“没事!!真的没什么事!”,果然啊…,被人误会是对方的私生子这事,特别还是喜欢的对象面前,他就是没办法开口,太羞耻了。绿谷压抑不住冲动捂住脸红的面庞,不愿让欧尔麦特查看情形。

“绿谷少年,你不要担心,对于有人误会把你当成我的私生子这事,我并没有特在意”

“欸,真的吗,那真是太好了。等等,欧尔麦特你是怎么知道的!?”

“因为你刚刚又开始碎念起来了,而且还把内心话全都说了出来。还有,绿谷少年,我也喜欢你喔!”

“欸!!!!”

想当然他们在一起又是后话了。

FIN

【原創同人文】The Lost (2)

作者有話要說:

你们的支持与回覆是我更文的动力喔!那我们开始吧~

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

“说到这个,差点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!那时候,你不在现场,所以没有办法参与到我们的话题,我们打算去禁忌森林探险!过几天就要去了!你要来吗?”

“我考虑考虑。”,John带着歉意看向Peter,然而,对方也没太介意,耸了耸肩表示没关系

“没关系的,兄弟。这我懂,若是其他人也像你一样,碰上这样的事,也没有什么心情去的!哦!到站了,我们走吧,第一节可是老巫婆的课,她还是一如既往讨厌学生迟到啊!得赶紧去了。”,Peter一说完,便与John赶紧下车,朝教室方向走去...

  Adam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们还是无法像个家人一樣好好相處,就連冷静地待在同一个空间里都無法辦到。他沮丧地注视着空空如也的位置,内心感到很多的愧疚,即使在回来这个家前,也已经不断催眠自己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解决,但那失落感还是满满的,看来改变的人,不只是他而已,就连他的弟弟,John也是.....

【铃铃铃---铃铃铃】,忽然間,手机的铃声打斷了Adam独处一人的时光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他的上司后,接起电话

「好久不见了,Adam。很抱歉,让你用这个方式,来让你们兄弟俩见面。」

“沒關係的,Frank,我沒事的。另外,我相信John總有一天會理解的。至於,任務的情況,再五分鐘就會上傳過去的”,Adam的表情就在接起電話的一瞬間,變得嚴肅冷酷,簡直就是判若兩人般,他起身,走向書房內,開啟他的筆記型電腦,上傳近日所收集的資料給他的上司

「資料已收到,確認無誤。Adam,上面的要你繼續駐守調查禁忌森林的事件,裡面的生物,也要特別留意,對於「它」的存在,上面的可是相當有興趣,後會有期,Adam。」

“你也是,Frank。”

  John跟Peter前脚刚进入教室没多久,抱着一叠纸张的史嘉蕾老师也到了。她环视教室内的状况,然后【碰】的一声,那叠纸直直落在她专用的桌面上。

“早安,各位同学们,今天要来随堂考,希望你们充分的复习好平日教的,坐在第一个的同学,过来拿你那排的份!”,Peter转头看向隔壁的John,学起史嘉蕾的语气说话着,甚至忍不住调侃对方。

  想当然这样的行为,自然逃不过史嘉蕾的法眼,“Peter同学,课堂不能随意讲话!再一次,就让你留校察看!还有John同学也是,再被我看到,也一样的处罚!知道了吗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【唰唰...】,教室安静的,就除了纸的翻阅及笔写在纸上的声音,什么都没有。让老早就把考卷写完的John,无聊地开始打起瞌睡...

【哗...哗...】,雨不停打落在他的身上,即使事隔多年,John还是无法坦然,眼前那具躺着双亲的棺木。
他转过头,发现Adam就站在后头沉默不语,眼神也十分黯然,“Adam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「已经太迟了。」,他并不理会John的问题,只是自顾自地重复着「已经太迟了」的话,缓缓的走向那具棺木,然后跟着父母们一起躺入。

“等等!Adam!”,John向前要阻止渐渐沉入的棺木,却发现双脚逐渐被泥沼给吞噬下去,就如同当年无能为力小时候的他一样。

“不!!!!”

“Hey!John!!你还好吧?”,摇了老半天對方肩膀的Peter,被他的惊呼声吓到,内心更是觉得压力是有多大啊?吓死他了!

“呃…,下课了吗?”

“老早就下课了,好险老巫婆今天心情还不坏,没罚你上课打瞌睡,但下次就不一定了!走吧!”

  John望向正下着雨的窗外,喃喃自语说:“所以我才讨厌下雨。”,随手拿起背包走人。

“喂!你怎么不等我啊!还要那是什么意思啊?喂!”,Peter慌张的收拾东西,赶紧追在后头跟着。